最全送彩金白菜网站

微创业:很多人来帮把手

编者按

没有启动资金、缺少给力的人脉、放不下稳定的工作、看不准自己的项目、找不到志同道合的伙伴,以上任何一条都会阻止有创业梦想者的脚步。如今一种创业模式悄悄兴起――一个或几个人牵头,聚集众人的微小力量,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,最终实现大家的梦想。微创业系列报道,就是要让创业不再是一个人的战斗。

当拉萨的阳光照到达兰客栈时,客栈掌柜贾昱昊都会整理摆在大厅的书架,这个书架上摆满了来自天南海北的“微天使”寄来的装饰品。这其中有积木玩具发起人寄来的玩具,有做饮料销售的员工邮寄的杯子,有家中从事灯饰生意的小姑娘送来的台灯。

这些“废物利用”的装饰品源于贾昱昊在众筹网站“点名时间”上的号召――“一起来装饰我们的客栈”项目。这个项目发起时的募集目标只有1000元,可却在短短60天内得到了来自2995个人汇集的14.64万元和无数梦想建议,大大超过了他的预期。

“如果你真的想做一件事,你会发现全世界都在帮你,因为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梦想。”微创业――通过互联网集合众人力量的创业模式为草根创业者打开了一扇门。

创业不再是一个人的战斗

“最意想不到的是会有那么多陌生的人支持我,让我真正去做了这件事。”达兰客栈创始人之一贾昱昊对记者说。达兰客栈可不是他的独有品,关于它装修风格的讨论是“点名时间”上的热门项目,共有13万人游览了此贴,有人寄出了家中不再使用的物品作为客栈的装饰品,有人投出了20、50、100、200、500元不等的梦想支持资金。作为回报,每一位 “微天使”都会得到达兰客栈寄出的一张印有名字和照片的特制终身会员卡。

一年前,已经成为某航空公司部门总监的“IT男”贾昱昊苦于每天过着乏味的两点一线生活,与同事老雪周游全国后选择留在西藏,在此开了一家青年旅馆式的客栈。虽然资金并不是他们面临的首要难题,但身为IT青年,他们对开客栈是一窍不通,于是选择在网上发起自己的项目,号召大家一起来装饰“我们的客栈”。

贾昱昊选择的网络平台叫做“点名时间”,是国内最大的众筹网站。在这里,任何人都可以发起自己的梦想,集合大家的力量用“预购”的方式支持尚未完成的项目。

“点名时间”联合创始人之一张佑来自台湾,2009年,他发现美国兴起了以“Kickstarter”网站为代表的众筹模式,美国《时代周刊》曾评选该网站为“2010年最佳发明”之一。这种模式深深吸引了张佑。他与3个好友决定把这个模式带回中国。2011年7月4日,“点名时间”上线,截至今年7月,共收到超过5000个项目申请,经过审核后有300多个项目上线,上线率为6%。

张佑向中国青年报记者介绍这个模式的游戏规则为,明确设定资金目标和筹集时间;成功即可获得资金,若失败将把筹集的资金全部退回给支持者;支持者一定要获得回报。经过总结,在上线项目中最终成功的约占一半。

在这里,“创业”的概念被极大的宽泛了,可以是开一家餐厅,也可以是出唱片卖画册,更可以是举办公益活动,支持者也不仅仅是金钱支持,也可以是产品,哪怕只是一个建议。在奥运会陈一冰错失金牌时,有人发起项目集合网友的力量为陈一冰做了一块金牌,已经当面送到了陈一冰的手中,被网友誉为“最有爱”的项目。

张佑说,为了避免涉嫌非法集资,点名时间中所谓的“回报”绝不可以是股权,或任何有关利润分享的回报。所以,这里的“回报”多数为具有特殊意义的纪念品,例如画册、CD等。

与点名时间不同的是,坐落于北京一处半地下室的“很多人的咖啡馆”,在筹资之初就明确了投资者的股东身份。这家咖啡馆源于创始者“蚊二妞”(网名)的豆瓣帖《我们用2000块开咖啡馆吧》,100多名投资者每人出资2000元垒起了他们心中的“咖啡馆”梦,据了解,这种创业模式已经在其他城市被模仿和复制。

“很多人的咖啡馆”装修并不豪华,主基调为素雅的白色,但“很多人的书架”、“很多人的游戏”无不彰显着咖啡馆的特色。咖啡馆内有一堵由照片拼成的股东墙,学生、白领、夫妻……每一张脸上都有着实现梦想般满足的笑容。

这一切的开始,是因为创始者“蚊二妞”萦绕在心的“咖啡馆”梦,可她拿不出在北京开一间咖啡馆的上百万元资金,也不能辞职创业,于是期待在网上找到“大部分不甘于朝九晚五、热爱生活的人”的认同,没想到得到了热烈的响应。

在咖啡馆开业后,她也在尝试组织微创业的沙龙。她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,她理解的“微创业”是参与者在资金、时间、精力上投入相对低,参与人数众多,管理方式必须民主、公开、透明,理念是全民参与。“很多人”理念的精华在于“良好的制度设计+对民主议事的尊重+彼此信任对人宽容”。

工作和创业的折中之道

刚刚工作的李春夏郁闷于每天局限于小小的格子间,在发现了“点名时间”后,立刻用50元支持了一个项目。“这种感觉像为发起者插上了一根羽毛,能让他飞到我梦里。”她说。

“花很少的资金就可以帮助一个人实现一个梦想,这本身是一件很美的事情。”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的郑伟已经支持了13个项目,覆盖内容多种多样,能否获得他的支持,关键在于是否“有意思”,但他也表示并不会在此花费很多钱。

“点名时间”近期对所有用户做了一项调查,发现主流用户群在18~30岁的占83%,超过74%的拥有本科以上学历,税后月收入超过3000元的占49%。张佑认为他们并不是十分富有,但是总有小部分自由支配的资金,他将用户分为“感性”和“理性”两类,“感性”支持是因为完全被项目的故事打动而不是为了投资,“理性”支持是因为很想要发起者的“回报”。

“蚊二妞”说“很多人”之所以会得到如此多的响应,是因为微创业找到了工作和创业的“折中之道”,“它符合了人们的心理需求,既有保底的工作,又能提早去实现创业的想法。”不过,她也分析,参与者感兴趣的原因更多在于实现自己的小小梦想,也能认识朋友、享受生活。

中国青年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对于这些微创业项目的发起者来说,资金并不是他们的唯一所求,也不是他们的唯一所得。

贾昱昊坦言,他选择在“点名时间”上发起项目并不是为了钱,修建达兰客栈他投入了200多万元,项目发起时设立的1000元只是象征性的,他更看重的是宣传客栈的环保理念,吸引会员做一些慈善的事,同时,作为“客栈新手”也需要在项目“讨论区”里检验自己梦想的可行性。

“蚊二妞”曾收到过无数封邮件,内容既有对她个人也有对咖啡馆的鼓励。在她看来,“无论是民主管理的组织模式,还是提倡多人参与的积极生活方式,甚至于只是在这个过程中起到基础作用的信任,都将会对我们这个社会的进步、文明起到影响作用”。

著名博主五岳散人曾评价,很多人的咖啡馆也许在商业上的意义不是特别明显,但却有着先天的社会意义。“传递积极的正能量,是很多人的咖啡馆先天的特质。”“蚊二妞”说。

如何让支持者参与其中

在微创业项目集资成功之后,投资者往往有强烈的参与意识,怎样让大家参与其中而不会因此阻碍项目正常的运营和发展?这往往是项目发起者首先要面对的问题。

达兰客栈的第一波客人正是支持他们项目的一对年轻夫妻,他们在这里居住的一周尝试了所有的房型,临走时留下了很多建议。这让贾昱昊第一时间得到客户的反馈,也为达兰客栈预留了稳定而忠实的客户群。

面对“很多人的咖啡馆”会有“很多人的意见”的状况,很多人的咖啡馆在募股成功之后决定采用“众人管理”的方式进行经营,每位股东拥有一票表达自己的意见。此前,他们已通过投票确定了例会制度、咖啡馆主题,以及每股2500元,最少申购两股等规定。归纳、总结、投票,“蚊二妞”并不怕事务性的困难带来的麻烦,在“蚊二妞”看来,如何达到民主与效率的平衡,不仅是很多人的咖啡馆遇到的问题,也是目前社会都在摸索解决的问题。

而“点名时间”则在项目发起之前就申明把决定权完全归于项目发起者,但一般发起者会认真阅读并回复项目“讨论区”的留言,适时根据大家的建议调整项目。

张佑介绍,目前还没有发现有项目发起者拿到资金却没有实践愿望的事件。但为了避免出现此类事件,“点名时间”规定,项目成功后发起者先拿到50%的资金,等回报发出确认后会得到剩下的资金。

多次支持项目的郑伟对成功集资却未实现的项目表现得很宽容,“如果我看到了他的诚意,他在认真地执行他的项目,就算失败了,我也不怪他,创业不能要求每个人都成功”。但对于恶意不履行的项目,他也表示以后不会继续支持。

李春夏提出别出心裁的建议,是否可以增加类似“好评”之类的评论功能,用户可以对项目实践及回馈比较好的发起者进行评价,增加信任度。毕竟,对于众筹网站来说,保护“微天使”的热情和信心是更重要的事。

有人认为,在“点名时间”上发起项目好似号召捐款,张佑强调这是完全不同的。“在这里,支持者和发起人是平等的关系,你喜欢我的东西,喜欢我做的事,获得对等的回报。”张佑说,众筹网站最吸引人的地方是,实现了创业者和投资者两类人的梦想。

链接

微创业,指用微小的成本进行创业,或通过利用微平台或者网络平台进行新项目开发的创业活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