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全送彩金白菜网站

美国车祸受审记

  在美国开车近三十年,出过大大小小几次车祸,先前几次都是别人肇事,较好解决;没想到自己第一次犯错,却因处理一时疏忽,惹来两年多情绪上的煎熬。

  记得十月某天,开车时视线离开前车几秒钟,轰一声碰上一部福特汽车后面的保险杠。我们把车子驶到路肩上,福特车下来一位二十几岁的女孩子,我们彼此确定没有受伤,再检查车子状况,她的保险杠看不出痕迹,而她硬说被撞得有些向下倾斜,交换了姓名、地址、保险公司数据,我便开车到办公室,通知保险公司出事的过程。

  当天下午四点钟,保险公司来电话通知我,对方告诉保险公司,她请了一天假,同时到急诊所做脑波扫描,称她感到头晕目眩,第二天必须再请一天假,同时要找律师出面控告,要求赔偿她个人精神、心理的损伤。修理保险杠大约是两百多元,保险公司同意照付,但是现在加上医药费用,钱数多少,不得而知。听完电话后,有如晴天霹雳,如果赔偿金额超过买的保险金额,则自己要负责。

  过了六个月,收到民事法庭通知,对方由律师提出控告,金额赔偿范围超过两万五千元,到无限额。又过了六个月,我方律师通知要去对方律师事务所,当面对答出事过程。我口述时,对方律师给我看对方保险杠照片,一段已经掉下来,我马上指出,出事时,并没有掉在一边,我的律师在旁小声说,我不能问问题,只能答问题!

  又过了两个月,律师来电话,对方拒绝和解,赔偿提高到三万也被拒,现在只有上法庭,由陪审团来裁决,心理虽然惶恐,但也希望在法庭上还我公道。

  七月六日,预计是五天的审判期开始,见到我方律师,深深吸口气,进了法庭,坐在被告方,那位女孩及她的律师坐在原告方。法院警卫开了大门,让所有来报到的二十位陪审鱼贯进入,坐上陪审席。从二十陪审员中,双方各能淘汰四人。一个早上完成选举十二位陪审员。

  下午先是原告作证,叙述如何受到撞击,造成经常头痛头晕,还请了一位脑神经医生证明。她的律师一再强调,因为这次的撞击,将影响她一生,应重重赔偿。

  晚上我的律师来电话:好消息!原告律师居然忘了提出医疗费用做为证据,近八千元左右,他几次想再度提出,法官很明确地说明,当时作证没有提供的数据,现在不能用来做证据。这位大律师像泄了气的皮球,知道多半是凶多吉少。

  第二天上午,我方保险公司请了一位汽车工程方面的专业人士,推翻原告不合理的证词。法官这时发下问卷给每一位陪审员,下午一时,重新开庭,陪审员就位,将判决呈给法官,这时我屏住呼吸,一颗心快要跳出来,判决是我方胜诉,不必赔偿!对方败诉,要付法院所有费用,证人出庭费用。所谓偷鸡不着蚀把米,算是报应。我整个人瘫软下来,如释重负。(摘自美国世界新闻网 童琴)